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11章 以假伪真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这个年代是大人回来的时候,不然道理哪那么容易讲通。徐平进那个世界看过了,还有不少人也感受到了。所以徐平讲道理,对他的这个理解不解,别人只能老实听着。大人回家,他说家里怎么管就怎么管,他说要讲道理,孩子们只能比着讲道理。谁的道理讲得好,谁的道理能通,别人就要听。徐平这个假人就是养子,养子也是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时代不循常理,在这个时代讲纲常就错了方向,因为纲常就是常理。天下道理最大,因为道才是不易的,其他一切皆可变。以什么什么为纲,以什么什么为常,这些纲常从典籍里找出再多的根据,都没有用处。孩子们自己总结的那些理论,如人的本性是自私的,凡事只讲利益,诸般种种,守不住道就不是道理。道崩德散,这家就不是大人的家了,文明也就没有了,怎么可以呢?所以道理,就是不生内忧外患守住道的理。

    道德天下,就是一个大家庭。治理天下,就是帮着大人治家。徐平可以从传下来的治家道理里,去猜天地这个家的治理办法。父严、母慈,治家是由父亲说了算,母亲则是保护着孩子们。男主外,女主内,对外就要用父亲的为人之道。忠厚老实,彬彬有礼,做事有理有节,人不犯人,我不犯人,犯强汉者虽远必诛。对内大家都是自己人,孩子怎么闹都有母亲护着,对外则不行,一定要真心实意地按照父亲的来。官员可以脱了公服便做回自己,军人则只要服役,就要真心实意、去除私心、面对外敌勇于拼搏、敢于牺牲,心中只有天下这个大家而无小家。老实人对外不惹事,实在忍不住了,才会雷霆一怒,这一怒就会让世界颤抖。对内要用母亲的办法,慈爱无边,看着孩子们玩闹母亲会在一边笑,胡闹不行。那一个胡字,说明是用外道来闹。生于内的邪性母亲有可能会护一护,对她来说孩子都是一样的。但生于外道的魔性,母亲不会护,父亲要除。对内只要大家遵道理,则公事穿上公服去断,私事大家就是兄弟姐妹,尽情玩闹,凭自己真性情。能够守住自己的道,再是怎么闹,家里还有大人护你,不要中了外道的魔,那就不行。

    用父亲的办法来治家,他要孩子们都受他认可的教育,成为他理想中的人,这个治天下的道理就越来越严厉。从商巫听天命,到周饰文德,再到汉的伪天命,对天下之民的生活和思想一致性要求越来越高。天崩一次,补天之后通的道理就更进一步。从周德的天下守礼,到汉天命的天下三纲五常,到了唐宋道理终于把事做绝,存天理灭人欲。这一次造成的后果更严重,不只是最终天下大乱,还被外人窃了大宝,守不住了。之后再通的道理全依父亲是不行的,母亲不同意了,孩子一定要由她和父亲一起管。父亲传下来的经里全都是他的道理,新经要有母亲的道理。西天去取经,应该取的并不是佛经,也不是后来的洋经,而是合母亲心意的经。东父西母,西王母,母亲的经才是要到西天取的经。

    理是天理,由理而成的德,是属于父亲的,德就是父亲大人。熊孩子不满意父亲,造了这家的反,以后不叫父亲大人了,要改叫母亲大人,这家要由母亲来作主。

    人的性情两部分,一部分是维持大家紧密团结在一起的,这是父亲的。还有一部分是自由自在的,这是母亲的,就是好玩高兴,满足自己欲望。天理由父亲管着,性情则在各人心里,由母亲管着。父亲不断地用天理来夺人欲,在家里夺母亲的权,最后终于是闯出了大祸来。家改成母亲来管,不按天理,要让政权从人心。

    孩子的性情被夺了,不高兴,大人一看不住不是在家里闯祸,就是到外面惹事。这家教育好,一般不到外面闯祸,但架不住有人来闯门,有人在家里闹出事来。道理里只有天理,没有私欲,照着天理做事大家不乐意,政治对内对外就不牢靠。

    父亲夺母亲的权,孩子不高兴,那母亲夺了父亲的权,孩子就能开心吗?父亲是对外的,所以用他的道理来管家,母亲守家所以不能用她的道理,是一种平衡。父亲和母亲都满意,才能家合,才能万事兴。不能任性,一任性又成了有母亲没父亲,有地而无天。大家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,不受制度约束,就很难团结得起来。

    由流传下来的治家的传统,徐平猜测这个天下治理之道,应当是父母都心安。孩子们就来作伪,父亲想要什么,就给他什么,母亲要什么,也给她什么。

    扮演好伪君子,留住真性情,就是徐平欲让父母心安的治国道理。处理好外患,全力去通这个道理,在天下形成制度和道德,来实现长治久安。长治是让父亲满意,久安是让母亲满意,有天有地,家和万事兴。

   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