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962 完结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了!

    水馨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在她这个状态,她清楚的感觉到,其实也不能说消失。

    而是包裹着万年合欢花的那些“池水”,其实一直和兽王秘境那边保持着关联。现在这样,反而让形成了领域的水馨,顺着万年合欢花感应到了另一处所在。

    是兽王秘境。

    很难说现在兽王秘境的通道是否是通的。

    水馨并不觉得能从那边拉过人来。却又仿佛能看到那片天地——那里也还并不平静。或者组织的人并没有完全转移过来,或者在大批人被转移走之后,剩下的,进入了兽王秘境的修士看到兽王秘境的积累,起了别心?

    水馨也没法分心太多。

    所以也看得不大清楚。

    只能用“眼角余光”想看看万年合欢花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毕竟她还要维持领域,看到受伤严重的或者是防线出问题的,还要调动力量去帮忙,通知其他人进行调动……就算没有这些,也必须要注意到整片空间的状态,抽空辨别那些能被称为“友军”的大儒和修士们的实力……

    掌控着玉玺,抗住了混沌灵木幼苗“自爆”的威力,伪领域几乎进化为真领域,几乎成了一座巨型城市区域的掌控者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事情就很多。

    她就很郁闷,过往她就算是张开伪领域,作为剑修也是在等待战机的。现在这样简直是……

    忽然,她的“眼角余光”就看见,一身白衣却浑身浴血的白寒章,和一个伤痕累累的林枫言,落到了对面最显眼的那座池子上。

    对她看到的“通道”而言,这座池子就在视野中最接近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通道”的所在。

    林枫言跳进了池子里。

    水馨还没看到后续,她的身前就又落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真是之前托付的顾清城和被称为琴绝的邱醉大儒,倒也是在明国见过的。

    这位大儒抱着琴,显然至少半程都是厮杀过来的。他之前就该知道情况,却也还是奇异的看了龙袍的水馨一眼。

    而顾清城则将一盆盆栽放到了水馨的面前。

    水馨楞了一下,“这个是,之前那座‘古坟’,我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顾清城点头,“就是那个。不是之前就有猜想?那个古门派祭拜的,想要沟通的就是混沌灵木。他们也并非全无成果。我一到那边,这玩意就主动让我感应到了。”

    邱醉也做了个旁证,“混沌灵木忽然爆开之后,那地方变成了一个黑色旋涡,实在是看不出来有些什么。他过去拿出这个,就有一些透明的荧光投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邱醉倒不是说担心水馨不信任顾清城。

    而是看龙袍少女的模样,她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盆栽。说得详细一点,保不定就忽然明白了呢?

    水馨没有从邱醉的言辞之中明白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但是,之前很长久的一段时间,她通过万年合欢花和植物交流的感觉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顺着感觉往那虚无的世界之中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在那座池子之中,一只已经完全变成了青色,再没有刺眼黑兽的青龙咆哮的盘旋而出。它的身体凝实,竟然是剑意彻底化实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随着青龙的长啸,兽王秘境之中,但凡是沾着点儿血脉(外形上看得出来)的兽类,都跟着长啸起来。

    哪怕有化作了人形,这会儿也回归了兽型。竟然连敌人都抛下不管了,跟随青龙盘桓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她这边。

    仙海城的废墟之上,原本盘桓在“龙袍”之上的那只金龙,也脱离了龙袍,和那些在这处战场上厮杀的妖兽们一起,同样开始长啸。

    随着啸声,他们的身上,有什么东西和青龙那边联系了起来。那是类似于领域的东西。

    将整个战场搞得一团混乱。

    水馨这时候却没有急着整顿战场。

    随着万年合欢花传递来的信息,她的心中也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她满心感慨的感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声青鸾的轻唱,原本在她身后伫立的高达数百米的灵茶树近乎凝实的身影轰然崩碎,重新变成了皇宫之中的一株普通灵茶树。

    尽管还有玉玺支撑,整个伪领域一下子削弱了五成不止。

    但是,被妖兽忽然暴走搅乱的战场本来就没有恢复。

    水馨身上飞出的巨型青鸾虚影,身上多出了五色的文彩,看着根本就不像是青鸾,而像是正宗的凤凰了。

    龙凤合鸣的声音之中,围绕着青龙形成的,类似于伪领域的力量,加持在了这片空间之内。

    而一个白衣的,和顾清城有一双眼睛及其相似的青年,出现在水馨面前,将那盆“盆栽”捧了起来。

    水馨按住了盆栽。

    顾清城和邱醉这时候都已经退了开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白衣的,长相妖冶的青年,顾清城喟叹一声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见,水馨的身上,出现了一些非常明亮的丝线。就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,将那些丝线从她的身上抽取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极度痛苦。

    显然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。

    邱醉看见的则是另外的东西——

    “第三类红尘念火……如果还能这么说的话。”随着那明亮的丝线被扯出水馨的身体,邱醉同样看见,有极度凝实的第三类红尘念火,形成了丝线的形状,挤入少女的身体!

    哪怕是用红尘念火修炼的。

    邱醉也从没见过这样的影响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看着很慢,又似乎很快。

    一个真君,一个大儒,竟然都有些忘了外物,莫名的被这样的景象吸引。其他隔得远的,看不到明亮的丝线,却能察觉到……

    “空间裂缝,被弥补了。”小白在苏羽卿身边,舔了一下爪子说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实力,在这样的战场上,也只能打一些下手。

    “空间裂缝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封印裂开的缝隙……嗷呜!?”

    小白的眼睛几乎都要调出来。

    一道及其庞大的空间通道被打开。

    整座圣京,连着可能已经闯入了附近的修士、妖魔,都被这空间通道传走!而水馨的身上,龙袍也瞬间消失!

    她之前捧在手上的玉玺,连着盘桓在妖兽们中间,看着还挺高兴的金龙,也跟着不见!

    但是,“盆栽”之中的小树,却似乎在瞬间被灌入了大量的营养,眨眼间就已经挣脱了“盆”的束缚,扎根地下,迅猛的生长起来。

    白衣青年抱着盆栽的动作,已经变成了按着树干。

    且随着这株树木的迅速生长,他似乎有要融入到树干之中的趋势。

    刚刚失去了锻剑台上的混沌灵木幼苗“树心”的水馨连忙取出一块玉佩,递到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它不是真正的混沌灵木,就算是,也只能成为秘境核心。”仅仅有这个秘境核心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白衣青年的桃花眼中露出诧异和笑意。

    他接过了这块刚刚断开了关联不久的玉佩。

    水馨这才舒了一口气,纵身一跃,竟然跳到了青鸾的背上。

    青鸾不似青龙那般有万兽追随之势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林氏皇室,林氏宗室,林氏血脉,至少已经三分之二以上,留于此地。往后再无需林氏血脉加固封印。所以,还请最后助我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空间之中,传出了高高低低的喟叹之声。

    有些懊悔,有些释然,似乎还有一些是欣慰。

    青鸾再次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唱。

    身上五彩的纹路越发明显,鲜艳异常。及其迅速的飞到了淮安城的位置,一株凤栖木,在淮安城的位置上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因为一连串变故的而开始消散的紫气再次变得浓厚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……

    慕离虹、成雪颂这样的兵魂,连带着被之前的乱战转移过来的南方修仙界的剑修,一个个感应得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这次领域的感觉是……

    “剑域……”距离剑胎最近的成雪颂无语摇头。

    随着青龙带着林枫言“破界”而来,除了兵魂之外的其他修士,都有所感应,纷纷后退。很快就退到了新生的,看着依然像是灵茶树的、某株即将成为参天大树的大树之下。

    他们都能清楚的感觉到,之前与紫气相辅相成的,那自上而下的、庇护万民守土卫疆的七情之力,也正随着如今的紫气,成为眼前这株大树的供养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以这株大树为核心,拓展出一个新的秘境。

    当这新的秘境和原本的封印相合,就会以原本的封印为“外壳”,正式成型!

    以往都是说“封秘境”,这样来促使秘境成型的,实在是第一次听说,更别说第一次看见!

    但是,也都是修为高明之辈了。

    当然明白这秘境若能成型,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是以,哪怕是来自好几方的力量,曾经为敌、刚刚为敌或者心中为敌的一群人都只是面面相觑,哪怕是一下子没有了对手,到底也没有人恶意挑衅。

    “谁能说,那两位,是一下子就达到剑胎了?就算是天眷者也……”一个人低声嘀咕着,引起了一群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并没有。”顾清城到底是三边都有交情的。

    一开口,就让众人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林枫言是借助了兽王秘境那座‘神池’的力量,而林水馨是借助了这里陨落的,包括被林氏‘内斗’的,留下来的所有林氏血脉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们还都已经兵魂铭体了。”秋霁在旁边接口。

    很无奈的看着远方。

    他觉得从另一个角度也能看得出来并非真实突破啊——那个剑域,是通过龙凤共鸣成型的吧?

    如果是单独的剑域,至少按照过往的记载。真正的、单独的剑域的是很“独”的,不大可能还给予其他剑修形成那么强的加成!

    水馨带来的、圣京和淮安城带来的、之前从兽王秘境转移过来的……哪怕那些剑修已经全部在那儿了,也不过就是数百人。

    何况,还半个剑胎没有。

    和之前大混战的时候,己方那些真君大儒加起来的战力,在理论上根本无法比拟。

    就现在,妖魔大军和组织转化的那些家伙之中,也依然不乏元婴级别的强者。

    但现在,就是这些剑修,现在却充分的展现了什么叫做“剑道真意在于一往无前”!几百个剑修,居然能杀得敌军不断退后。

    尤其是两个天眷者。

    并肩作战那么多次,秋霁肯定,哪怕是剑心后期,剑招这种东西也是有迹可循的。现在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仿佛整个领域都是他们的剑。

    感觉这么打下去,等到结束之后,剑域的力量消失之后,没了剑域的影响,这批剑修里面,肯定有能真正突破剑胎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……真的能一路打下去,直接将人赶出通道?

    秋霁对此还是有些怀疑的。

    反而是顾清城看来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看了一段时间之后,就扭头问邱醉,“撇开这里,北方那边也出问题了,是吧?”

    邱醉点头,“听说并未解决。就是解决了,也只是短暂延期而已。”妖魔战争已经开始了,就终究要波及到这个早已经千疮百孔的世界。

    也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若是能平安结束,出去要解决圣京带出去的妖魔……然后,少不得捧个皇帝出来。”邱醉表示,当初将一些宗室送去南方,算是下了一步好棋。

    北方的林氏宗室因为那种“追索”,算得上是全军覆没了。

    但那种“追索”显然也是要一定条件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引子之类。

    如果北方要出事,皇室这边弄好的“圣域”的底子还真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顾清城闻言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兽王秘境那边也是……组织牵扯的人与事,事先是真的想不到有那么多。有太多需要善后的地方。之前大战的时候顾不上,现在却是想想就令人头痛。

    当然,和北方这边也是,肯定得加强交流和合作。

    至于说这里的事情能不能解决?

    所有人都能感觉到,随着紫气和七情之力的“喂养”,所有人都能感觉到。之前的大战,哪怕是“伪领域”也无法彻底平复的紊乱感正在消失。

    因为妖魔占据、血祭之类的原因,十分恶劣的环境,甚至正在重新变得空气清新、灵气丰盈。

    显然进展顺利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哪怕是两个天眷者的剑域不足以解决问题,他们接手妖魔的疲惫之师……

    不少人都在举目观望,想看看什么时候接手战场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顾清城忽然心有所感,举目望去。

    却见在“灵茶树”的树冠上,能从树枝中望见,上面开了一朵白色的花卉。从树枝间隙中,透出一种比玉更温润的质感。

    这次……总算是找了个好地方呢。

    虽然也不知道他到底还记得多少,但是,看他的行动的话……

    当白衣青年忽然出现在了战场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妖魔忽然大规模的开始消失在空间的另一侧……

    剑域消散之后,一道锋锐的剑意率先冲破了万年的屏障,冲天而起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这个浮月界,从此以后,就是另一种模样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