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961 开场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在南方修仙界,水馨都没见过几个奴隶制的国家!

    忽然被一个年轻男人问,要不要成为他的主人……简直惊悚!

    要不是知道,这话其实是玉玺在问的话……

    水馨还注意到,随着这句话,两边的几个大儒纷纷皱眉。显然并不想要那种事发生。压在她身上的威压,也若有若无的重了些。

    但水馨能在乎这个?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开口,“前皇帝”已经怒了,“玉玺,你敢背主!?”

    “吾主圣儒有训:若皇帝失去制衡,则玉玺应为制衡。”

    不同于林水馨。

    前皇帝似乎早就知道这个“圣儒训”了。当然,玉玺离开他的时候也该叫他知道。那时候他大概是太惊讶了,有些意见没来得及表达。

    这会儿整个人都快从椅子上扑出去——倘若他还有力量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叫制衡吗?你这叫篡位!叫篡位!”前皇帝声嘶力竭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天眷者同意做皇帝的话,就是理想的皇帝人选。”玉玺控制着年轻“皇帝”如此说道,“她也是林氏子弟,所以你还有什么不满?”

    前皇帝一时哑然。

    他显然还想再说些什么,但是“皇室无后,宗室相择”,本来就是写在祖训里的。只是以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而已。

    忍了“颠簸之苦”被送到这里来,却得到了这么一个平淡的、不容置疑的答案,玉玺还完全不受自己这个主人的影响。

    前皇帝“嘎嘎”,终于还是抽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场也没有任何人救他。

    别说水馨,就是空间里的人,都被这神转折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是受到委托,探查皇室的力量的啊!为什么还能被拱上皇座的?

    想来淮安城的那些大儒,也完全想不到这种进展吧?

    “如果她答应的话会怎么样?”雷乐池不由得左右四顾。

    “未必合适。”秋霁出于本能,很快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。”水馨也开口了,“我可以理解,圣儒从一开始希望华国定下的根本君相制衡。绝对的权力,梵国那边就在试验那样的制度。华国不需要重复。但一旦君相权力失衡,玉玺你来取代君权的话,该如何与相权制衡呢?和明国那边类似的话,不是应该将淮安城那边的大儒招安过来吗?抢夺民众的忠诚还有何意义?”

    “圣京宣传的圣域,并非虚假。”“玉玺”道。

    年轻的“皇帝”等了一会儿,似乎正在筹措用词。

    水馨已经懂了,“你会成为圣域的核心。但是显然,你还没有达到‘通天灵宝’的层次。这样形成的圣域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经验,水馨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但是,可以想见,那样的圣域,一定是有缺陷的。

    大概,这也就是那些大儒虽然一个个都不满,却没有直接动手杀人或者将她扔出去的原因?他们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愿意成为我的主人吗?”玉玺又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水馨摇摇头,“我不会受玉玺限制。如果我受到你的规则限制,天眷者的身份又有何意义呢?”

    玉玺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但很快,它就没有管水馨了。

    年轻的皇帝开口,“城门那边,妖魔来的难民出乱子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早有预料的事。

    哪怕那些难民本身再是诚心想要依靠,他们的体内肯定有妖魔留下的后手。所以,他们始终没有将这些难民容纳进城内。

    但是,一个大儒还是感慨了一句,“不过一些难民,那些妖魔哪来的信心,能让我等慌乱?”

    而要是不能造成大破坏。

    早动手晚动手的区别在哪里?

    这大儒感慨一声之后,却还是朝年轻皇帝微微行了一礼之后,转身离开,去处理骚乱了。

    水馨忍不住道,“我想请教一下,玉玺……”

    她其实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奇怪,“你是什么开始履行圣儒留下的这个‘成为制衡’的规则的?”

    年轻的“皇帝”回答道,“就在他将整个皇室与大半宗室献祭,濒临突破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水馨默然,“也就是说,是在来到这个仙海城废墟封印之前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水馨蓦然想起了之前卧龙山脉里遇到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那个叫做云昭的儒生,她相信皇室的大义,相信仙海城就算有人暗中引导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是为了“大义”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仙海城是不得已而为之,在灵茶树的“诅咒”催逼下,就也是不得已而为之?

    水馨正想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年轻“皇帝”蓦然抬头望天。

    另外几个大儒也纷纷皱眉。

    他们多多少少都和圣京的禁制有一定关联。这其实也是和玉玺不能掌控一切有关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