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番外之二:瞿孔雀追夫记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瞿腾宇第一次见到靳恒是在隋氏皇都大厦。那天他去找隋唐,刚巧隋唐不在他在会客厅里等他,这时靳恒进来了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西装,白衬衣,酒红色条纹的领带,鼻梁上架着副无框的眼镜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一派的精英范。他端了杯咖啡送到瞿腾宇面前,清冷的声音说了个“请”字,神情冷峻,透着股禁欲的气息。

    瞿腾宇只扫了一眼,端起咖啡喝了口,心想:“假正经!”

    后来他问靳恒对他的第一印象,靳恒淡漠地吐出两个字,“骚包。”

    他接到隋唐的电话说让他招待一下瞿腾宇,端着咖啡进门,就看到瞿腾宇斜躺在沙发上玩手机,跷着二郎腿还一晃一晃地。穿一身酒红色的深V毛衣,款式有点短,露出一截劲瘦的腰身。黑色的皮裤衬得两腿又长又直,鞋上踩着铆钉靴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骚气。他第一个念头是,——老大在哪里招惹的少爷,怎么跑到公司里来了?没想到啊那么正直的隋老大竟然是弯的!

    然后他就见瞿腾宇抬起头来,俊美中带着邪气的长相,一双眼睛锐利清亮,审视着人的时候,仿佛有细细的霜屑洒落下来,清冷入骨。

    靳恒突然就打消了刚才的念头,谁家坐台少爷长着这样一双眼睛,估计客人都吓跑了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,第一次见你不太顺眼,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。

    第二次见面也是因为隋唐,那天他和隋唐、喻征三人在酒吧里喝酒。隋唐的酒量是最好的,两人几乎没怎么见他醉过,于是就一起灌他。

    终于把他灌醉了,才想起他们三人都是自己开车过来的。准备叫代驾的时候,隋唐的手机响了,瞿腾宇看那名字就想起那张禁欲的脸,突然想知道他那张禁欲的脸,来到这灯红酒绿的场合会是什么模样。于是自作主张接通了电话,让他来接隋唐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靳恒就来了,瞿腾宇一瞬间有些移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靳恒今天倒是没有穿西装,却穿了一身笔挺的军装。头戴军帽,腰间束着白腰带,脚上穿着军靴,衬得两条腿尤其的修长。挺直的脊背,漂亮的身板,俊美冷漠的面容,往这灯红酒绿里一站,简直就是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后来瞿腾宇知道靳恒带着他手下一个艺人参加电影发布会,因为是军旅题材,主办方提出大家都穿高仿的军装出席。作为经纪人界的颜值扛耙子,靳恒享受和演员一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靳恒走近后,瞿腾宇看到他白衬衣领上印着个口红,脸上还被蹭上了胭脂。瞿腾宇嗓子忽然有点干,就仿佛六根清净的僧人,被花妖引诱着沾了一身的香粉,那种即将破戒的诱惑令他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有些念头一但打开,就一发不可收拾,他再看靳恒的时候,眼里都沾染了颜色。那劲瘦的腰身,那笔直的大长腿……他目光露骨地盯着他,心想:如果这双腿环着自己的腿一定很带劲,还有这腰身,扭起来一定很销魂……

    正搀扶着隋唐的靳恒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,不愉地蹙起眉头,目光带着点警告。他那凌厉的眼神在灯红酒绿中,完全就是一派声色。都说酒壮怂人胆,何况瞿腾宇还不是怂人。他舔了舔嘴唇,起来架住隋唐,手顺势搭在靳恒腰间,暧昧的扭了一把,接着手腕处就传来一阵剧痛……

    摸一把扭了手腕,这代价是巨大的。一般人肯定退避三舍,但我们瞿大少不是普通人,他饶有兴味地说:“真是一个小辣椒啊!”

    后来靳恒被这三个字恶心的一拳揍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这段时间瞿腾宇没太招惹靳恒,他发现一个有趣的人,——“凤棠”。车祸前车祸后大相庭径的表现令他好奇。

    不过,老话说得好,有缘千里来相会,他和靳恒肯定是天定的缘份。

    那日他去医院探望凤棠的时候,靳恒也来了。依旧是笔挺西装,头发梳着一丝不苟,鼻梁上架着眼镜,衬得略薄的唇尤其性感,很适合亲吻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怀里还抱着束探病人用的花,但怎么看都与他的表情不太搭。

    靳恒跟“凤棠”握手的时候,他一下挡在两人之间,将“凤棠”按在病床上。他可记得很清楚“凤棠”这厮男女通吃的。

    他近来忙着瞿央和谢颐的婚事,倒是没太多心思去关注靳恒。等一闲下来听说他和“凤棠”要去瑞士,也不知怎么脑子一热就订了机票。

    瞿腾宇这人也是男女通吃,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他周边的美男美女多如过江之鲫,他又没什么长性儿,图个新鲜,吃过一两回也就忘了。大概靳恒过款他从来没有尝过,还没有吃到嘴,所以格外的惦记。

    西庸城堡里,靳恒三两下掀翻外国人时,瞿腾宇实在有点惊艳。他以为靳恒这样的人古板严肃、假正经,没想到打起架来这么的性感凌厉。他最后向外国人竖中指的时候,嘴角带着淡淡的得意与嘲讽,那笑容简直……瞿腾宇可耻地发现自己当时就石更了。

    可是靳恒这块骨头实在太难啃了,他永远都是一副冷漠禁欲的样子,无论你是献殷勤也好,还是惹他生气也好,他都不动声色。但如果你敢动手动脚,他才不管你是不是老板的朋友,一顿拳脚过来。

    瞿腾宇是黑道太子爷,也是练过的,只能勉强招架。他觉得以后如果真将靳恒追到手,家暴肯定是难免的。随后又贱贱地想,如果他敢对自己家暴,就把他按在床上做得下不了床!

    对此,靳恒冷冷一笑,看谁把谁做得下不来床!

    追夫道路是漫长的,靳恒同学油盐不进,任他如何折腾,他只是一番稳坐钓鱼台的淡漠模样。这着实令瞿腾宇丧气,又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两人关系有所改善大约是在乔木村旅游那次。

    那个小村庄犹如世外桃源一般,金黄的银杏叶撒满村子的每个角落。或许是恋爱的气氛太好,也或许是精诚所致,精石为开。瞿腾宇感觉靳恒对他似乎没有那么抗拒了。

    那天傍晚,他在小木屋里没有见着靳恒,去树林里找他,看见他躺在银杏叶铺成的地面上睡觉。胳膊枕在脑后,一条腿微微屈起,动作随兴悠然。

    瞿腾宇轻轻地走过去坐在他身边,俯首看他。平日西装革履的他难得穿了件高领的白毛衣,搭配着休闲的亚麻色长裤。头发也没有用发胶固定住,相比于平常高冷精英的模样,年轻温软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浅粉的唇,觉得心里有点痒,实在禁不住偷偷地俯下|身来,慢慢的凑过。结果还没有偷吻到靳恒突然睁开了眼睛。被当场抓包瞿腾宇愣了一下,第一个念头就是又要挨打了,下一秒又想就算挨打也要亲个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来得及耍流氓,靳恒就抬起了手,勾住他的脖子,微微抬头吻上他的唇。

    瞿腾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脑子里一片空白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靳恒已经重新躺回地上,后脑枕着胳膊,嘴角带着抹浅笑凝望着他。身后是金黄的银杏叶,衬得他那抹淡笑,明媚的能刺痛人的眼眸。

    瞿腾宇在一瞬间的目眩神迷后,猛然扑上去,狼吻起来。唇舌交缠的滋味,世间再美味的佳肴都不足以比拟。

    瞿腾宇是浪荡惯了的,这点清粥小菜自然是满足不了他。吻着吻着就有点情难自禁,手伸到他毛衣下暧昧的抚摸。靳恒眉头蹙了蹙,浅色的唇泛着水光,呼吸急促地道:“不成!”

    瞿腾宇急切地扯着他的腰带,“小靳靳,光撩不做可不成!”

    靳恒挑挑眉,“做可以,你在下面?”

    瞿腾宇琢磨了下,以靳恒的身手强压肯定是不行的,真打起来估计连肉末都吃不到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大丈夫能屈能伸,自然也是可攻可受的。

    于是连耍流氓边商量道:“一人一次?”

    靳恒犹豫了下,“我先来。”

    瞿腾宇问,“你有经验?”

    靳恒停顿了下,瞿腾宇赶紧道:“没经验很容易弄伤的,下次好不好?”

    靳恒还有点抗拒,不过身经百战的瞿腾宇已经采取攻身为主,攻心为辅的策略,抓住对方要害,成功将他吃到嘴里。

    事后靳恒伏在他身上,像一只脱水的鱼。他的眼镜已经摘掉了,微垂的睫毛上沾了汗水,疲倦的闭着眼睛,眉目清澈的令人心悸。瞿腾宇指尖描摹着他的眉眼,回味着他情动时的模样,越是禁欲冷漠的人,沉沦在欲|海里的样子越是美得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那时候瞿腾宇想到一个词,——色授魂与。流连花丛这么多年的他,终于被一个勾走了魂,勾走了魄。

    回到燕城后瞿大少缠人的功夫修练的愈发炉火纯青。对于他的登堂入室,靳恒也没有太过抵触,只是偶尔无奈又宠溺地唤他一声,“哈巴狗。”

    那一阵的日子美得像在天堂,瞿腾宇过得飘飘然,也忘乎所以。他在燕城也是有权有势的,不知有多少人巴结他,投其所好。

    这一次下面送来个小男孩儿,十七八九的年纪,穿着浅黄色的卫衣,衬着白皙如玉的肌肤,甜甜嫩嫩的跟芒果布丁似的。一双眼睛尤其的漂亮,清澈中带着三分媚惑,天生的尤物。

    那天瞿腾宇有些喝醉了,面对着这么一块香香软软的蛋糕,自然就管不住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等酒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了,他拿过手机看看,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靳恒打来了。匆匆回到靳恒的别墅,见他还在客厅里看电视。

    他心里升起一股惭愧,掩饰地说:“刚才喝醉了,没有听到电话。”

    靳恒望着他的脖子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一身的酒味,我先去洗个澡。”就急忙忙地上楼去洗漱,对着镜子一照,看到脖子上的吻痕。

    瞿腾宇以为靳恒会生气的,他却是淡淡的什么表示也没有。他最开始还不安了几天,后来想想,这个圈子里的人他见多了,哪个是一心一意的?男人和男人又不像男人和女人,有婚姻和孩子束缚着。他们什么保障也没有,也不需要什么保障,开心就在一起,不开心就分开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些之后,瞿大少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,游戏花丛。他找得最多的还是靳恒,不过在上下问题上靳恒开始坚持起来,多半时候他都是被靳恒压的。有一次两人为这还争执了起来,他被扫了兴致草草离去,靳恒也没有挽留他。

    回去后瞿大少又收到个下面孝敬上来的孩子,是学舞蹈的,身材好、颜值高、气质清冷,放在娱乐圈里颜值也足以扛耙子了。

    瞿腾宇对他十分宠爱,要跑车送跑车,要别墅送别墅,大有为博美人一笑,不惜烽火戏诸侯的架势。

    某一天他带新宠去吃饭的时候看到了靳恒,他依旧衣冠楚楚,不过嘴角带着抹浅笑。

    瞿腾宇的目光不由得凝住了,他和靳恒在一起大半年,对这个了解的不可谓不深。穿上西装的他和脱掉西装的他完全两个样子,他几乎没见过西装革履的靳恒笑得这么温柔过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移到他对面,看到那里坐着个女子,清秀的样貌,气质温婉娴淑,最主要的是她看靳恒的目光充满了迷恋。

    瞿腾宇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靳恒见着他站起来,目光从旁边的男孩子身上滑过,起身与他打招呼,“瞿少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生疏的称呼令瞿腾宇心里有点发酸,想想他们确实一个多月未见了。“不介绍这位是谁吗?”

    靳恒礼数周到地说:“这是我高中同学,林思薇小姐。思薇,这位是瞿少。”

    林思薇很有礼貌地向他伸出手来,“您好!”

    瞿腾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